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特殊传说★Atlantis学园★

新生训练的第一天,漾漾就受到了超震撼教育!但也开启了他全新的人生……

 
 
 

日志

 
 

特殊传说第一章【入学!不存在的学园!】第十话.月亮与下定决心  

2008-05-14 12:20:41|  分类: 文章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话  月亮与下定决心

 

地点:Taiwan  时间:下午一点三十分

 

我究竟该不该入学?

看着满街人潮,一个问题反反复覆的出现在我脑中,我一直提不起勇气、可是又必须踏入那所学院。我知道学院里面可能有我要的解答,也知道学院应该没有我想象的可怕,可是一想到那天看见的混乱,我就有种很想退却的感觉。

旁边的店家玻璃反映了中午的阳光,亮晶晶的非常刺眼。

我突然很介意那个月亮的饰品。套一句漫画上经常会出现的台词,他充满邪气,整体感觉就是邪门邪门之外就没有别的名词可以用。

就在不知不觉之中,我已经绕回了刚刚的摊子附近,由此种状况来说,我深深怀疑我已经鬼打墙了。

「你在这里干嘛?」猛然我后面被人家狠狠一拍,差点吓到整个人叫出来。拜托请不要在一个人认为鬼打墙时候随便叫他好吗,真恐怖。

「老妈说你和朋友出来,你朋友勒?」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的褚冥玥环着手看我,仍然是那种高深莫测的表情。说真的,我越来越觉得她跟学长有某部分很像,不是外表像,是给人的那种感觉很像,搞不好他们是同一类人,应该会很合得来我觉得。

「刚刚回去了,妳在这里干麻?」我往两边看了一下,确定我姐应该是自己一个人。

「跟朋友出来逛街,她去买东西。」冥玥偏头往旁边一点,我跟着看过去,路边有家冰淇淋店里面有人跟她招手。是个我没有看过的女生,应该是她大学同学吧?

「她说没有在市区逛过街,所以我陪她出来走走,你现在要回去了吗?」把手上的点心盒拿给我,大概又不知道是谁送的,这次是很有名的点心派。

我现在要回去了吗?

其实我本来已经打算要回去了,不知道为什么又走回来这边就是了。

就在我还没有回答的时候,冰淇淋店里的那个女生已经抱着东西跑出来了,「小玥,这是妳……?」

「我弟弟。」冥玥这样跟她说。

对方转过来跟我微微的点了头,我也很礼貌的跟她打了招呼,「妳弟弟跟妳蛮像的。」我老姐的朋友这样说,不过听起来比较像恭维,我老妈这辈子最扼腕的事情就是我跟我姐完全不像。

「嗯。」褚冥玥也没反驳,「他叫褚冥漾,我之前有跟妳提过一点。」

「原来他就是妳说的那个人。」女生冲着我微笑,我这才发现她好像哪边不太一样,就跟我认识的喵喵相同,她也是个外国人,不过轮廓上都是东方人,发色是浅褐色、眼睛是蓝色、有着海水的感觉,「你好啊小玥的弟弟,我是小玥学校的朋友,我的名字是辛西亚.爱德儿。」

外国人?

不知道是不是先看过喵喵他们的关系,我居然没有任何新鲜感,「呃,我是褚冥漾,妳好。」虽然说我老姐已经介绍过了,不过我想我还是自己再讲一次比较好。

辛西亚给我一种跟庚很像的感觉,不过哪边像,我讲不出来。大概是她们属于同一种类型吧,都是那种邻家大姐姐的感觉。

我姐什么时候有这种同学了?疑问。以前我有看过的都没有这类型的人,难不成他们班有转学生吗?

「那、这个请你吃吧,漾漾。」递过来一个超大雪筒,她微笑着说,「我想应该小玥认识的人,所以多买了一份。」

接过雪筒,果然我姐跟她手上也都一个。

「如果你还没有回家,顺便等我们一下吧,我们买个东西也要回去了。」褚冥玥看了我一眼然后说。

买东西?

「不会很久的。」辛西亚微笑着这样告诉我。

她们两个的视线都看向同一个地方,就是刚刚月亮饰品的那家摊子。

 

***

 

「两位美女欢迎光临……」

那个小贩一看到我马上停了招呼声,一脸看见鬼的表情,「帅哥,你……」

我知道她想说你好样的一天跟四个不同的女生厮混,「这是我姐。」没好气的抢在她前面发话,对于跟我老姐出门经常被人家说鲜花插在牛粪上这种事情我已经很习惯了。

「喔喔,不好意思,因为你们完全不像。」她说出了我的心中痛,「两位美女看看喔,有喜欢什么东西的说一声,可以给妳们打折。」

摊位上的东西好像稍微有变动过了,跟我刚刚看见的位置有点不太一样,可能是后来又稍微补了货改了摆放区之类的。

辛西亚倒是没有仔细的挑选,很快的就从里面翻出一条项链,恰恰那么刚好就是刚刚喵喵她们没有买下、让我一直觉得很奇怪的月亮项链,「小玥,妳看这个东西。」她将项链拿到我姐眼前,一闪一闪的装饰刺得我的眼睛有点痛。

那条项链给我的感觉还是跟刚刚一样不怎么好。

我姐瞇起眼睛看了好一下子,「不是很好,我看买回去吧?」她说话有点矛盾,不好的东西干麻买?

「可是也不到回收的标准。」辛西亚皱起眉头这样说。

回收?我听见很谜样的字句……等等,该不会辛西亚就是这个东西的创作者吧?

听说这间店都是手工创的,说不定真的就是她做的,然后老板跟她买来的。这样就很合理了,不然我实在想不出有啥理由说不好要买的。

「如果你们喜欢,这条项链可以跟妳们打八折喔,这是从国外选购回来的,国内找不到一模一样的东西,保证带出去不会撞炼。」看见她们两个在犹豫,小贩立即凑上去开始推荐,「今年流行民俗风,这款项链搭衣服都很特色,哪种场合都很适合喔。」

「我们再看一下,谢谢。」我老姐一句话就让小贩闭嘴,其实应该说是她的气势让小贩不敢打扰,隐隐约约有一种不得随意骚扰不然会被怎样怎样的感觉。

辛西亚又拿着项链看了好半晌,「那好吧,就这条。」然后她递出一张大钞给小贩。

小贩立刻眉开眼笑的把东西打包好然后找零。

其实我一直觉得我老姐应该在某方面也很强,如果我感觉链子不对劲的话,怎么可能她会完全不晓得?

接过项链盒子放到背包里面,辛西亚与我老姐对看一眼,「走吧。」

她们要走了,应该是回家?

就在我们准备打道回府时候,街头另外一端猛然传来阵阵的骚动,然后是好几个人的惊呼跟一个不小的声音。那个听起来很像机车的声响。

可是这里是人行道吧?这里真的是人行道吧!

「漾漾,你发什么呆!」就在我听到这句话同时,我突然感觉我的手从后面被人用力一拽、整个人给往后拖。

人行道上传来惊叫声,两台小绵羊一前一后猛冲过来,路上行人纷纷躲避。在我还来不及叫之前,比较靠近走道的辛西亚尖叫了声,前面一台小绵羊后座载的人猛然抢了她的背包,后面一台小绵羊的骑士顺势把她推倒地上。

「抢劫!」人行道上不认识的女孩子大叫起来,几个男生本来想扑上去拦人,不过机车一转闯出人行道,在马路上加快油门扬长而去。

「没事吧?」冥玥放开我的手,然后蹲下身把辛西亚扶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她们好像对于背包被抢感觉没啥要紧,一点惊慌神色都没有。

难不成其实包包理面是空的?

不对啊,我刚刚才看见她把皮包跟项链都放进去。

「没事,撞到手一下而已。」辛西亚拍拍身上的灰尘,手肘处出现了红色的擦伤,「讨厌,人家的衣服是新的说,为了来这儿玩特地买的。」

这是问题吗?

「先去报警了吧两位?」我看被抢走的包包有钱又有东西,第一个想到的是先找警察,搞不好幸运的话等等机车被拦截东西还可以找回来哩。

「啊,里面没有什么重要东西,没关系的。」冲着我微微一笑,辛西亚这样说着,果然我的感觉没有错,「该回来的东西就会回来,不然这样劳师动众的找也对大家挺不好意思。」

基本上,如果人人都抱持这种想法的话,我看抢匪应该很快就发了。

「放心,而且小玥也会帮我拿回来的。」

辛西亚笑得太单纯了,讲的很像是……

「老姐,妳有装自动搜寻雷达吗?」自己拿回来勒。

我老姐的回答就是给我一个凶猛的肘击,不用半秒我立刻感觉到好像被熊打到一样马上剧痛跟满脑发黑、天国近了。

喂!我是妳弟耶!

 

***

 

没有两分钟,我们周围被一群人包围……更正,里面没有我。

那两个女人被一堆男人包围。这个场面我很熟悉,叫做献殷勤。如果今天换成一个肿脸的丑女被抢了,我看压根不会有半个人来甩她吧?

「两位小姐有没有事情,要不要到附近喝个饮料压压惊……?」我听到的都是诸如此类的问语。

十秒钟过后——「烦死了,给我滚开!」我老姐不耐烦的强硬拒绝话出现了,「不然杀了你们!」那个圈圈团一下子安静下来,慑于狠戾的气势,我看见那堆不识相的人慢慢让出一条路,我老姐跟一脸莫名其妙的辛西亚很大方的走出来,「站着干麻,走啦!」她从我脚上一踹,自己就往前走人。

「会痛耶!」而且妳穿高跟鞋!我一边跳脚一边快速跟上去。

「废话,不痛我干麻踢你。」冥玥白了我一眼。

不是这个问题啊浑蛋!

「小玥,我该回去了喔。」在转角处停下来之后,辛西亚从口袋拿出手机看了上面的时间这样跟我们说,「还有漾漾,很高兴认识你,今天真愉快,下一次我们再一起出来逛街吧。」

她的手机款式很眼熟,今年最流行的韩国机。

因为我身上也有一只一样的。

是说,只是买个东西构成愉快吗?而且刚刚她还被抢哩,真是个怪人。

「好,再见。」

我老姐很平淡的打完招呼,辛西亚很快就消失在街头的转角处了。

这种来匆匆去匆匆的方式跟某人好像。

「走吧。」

「啊?」突然的话让我一头雾水,不然妳是想走去哪里?

「我们去把辛西亚的背包拿回来吧。」我姐环着手,往回家的另外一条路走去。

拿回来?

出现了!恐怖的灵能力者!

其实搞不好我姐还比我适合去那间怪学校哩!她绝对会适应良好然后总有一天会称霸学院变成里面的超级女魔头什么的。

叩!

「唉哟!」我被高跟鞋踹了一脚。

「叫你跟就跟废话那么多干麻!」冥玥转过头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被人夸赞完美灵气的眼神中充满不服者杀的锐利凶狠。

我只能乖乖跟去。

现在终于发现,不管是不是在学校还是家里,我都是处于下位者,好惨。不过话说回来,通常下面的不用动脑筋照着做就可以了,某方面来说还蛮轻松就是了。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我姐要去哪里拿回背包,因为她走的方向不是警察局也不是刚刚被抢的那条街道,反而是往另外一条比较少人的路走。

「对了,你记得你有个表哥吗?」我姐猛然抛了这样一个问句我。

「谁?」表哥?我对这个人没有啥印象,自从我开始衰之后我就很少跟亲戚往来。

「老妈的弟弟的小孩、你表哥,以前我们有一阵子跟他们往来蛮频繁的,现在比较少。」冥玥用一种很奇怪的表情看我,好像我本来就应该知道他是谁的样子。

说实在话,我一点都不记得有这个人。

「辛西亚是他女朋友。」

「欸!」我被这句话震惊到了,难怪我没看过我姐有这种朋友,原来是亲戚那边认识的。

「你以前小时候老爱缠他玩,居然忘得一乾二净了,难怪人家说小孩子最无情,转眼就忘。」我姐用一种歧视的眼光看我,「上个月我帮老妈送东西过去时候在那边认识辛西亚的,他还一直问你有没有时间过去玩,结果你居然把他忘光光了。」

喂喂,谁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啊!我的脑袋中全部充满十几年来的衰运大全,没多余的空间记得谁是谁好吗!

「好了,话题到这边为止。」冥玥突然停下脚步,我这才注意到我们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几条街、在市区外环比较少人车流量大的地方。

左看右看,这里也不像会长出包包的地方。就在我这样觉得的时候,路口处传来紧急煞车的声音,接着是很大相撞砰的一声,然后是更多煞车声,最后是驾驶们摇下车窗的咒骂声。

我吓了一大跳,虽然说以前常常车祸,不过置身事外看见那种相撞的感觉又不太一样。

从红灯口猛然闯出一台机车,来不及煞车的小客车驾驶当场就迎面撞了上去,机车上的人被撞飞了好几十公尺远,整个路口停摆了下来,随后是许多人探出头观看发生什么事情,不用半晌,附近的交通警察立即跑过来拉开事发黄线。

随后、一台小绵羊同时在一边停了下来。我认出来了,他们就是刚刚抢劫的人!

「什么东西都有个道理可循,他们骑车那么快迟早都要出事。」冥玥连一步都没有移动,就这样弯下身捡起了一样东西,银色闪亮的立刻吸引我的注意力。

月亮首饰?为什么会……?

我跟着看过去,看见可能是因为车祸所以被弹飞的包包就掉在我们前面几公分的地方摊开,首饰就是从里面掉出来的。层层迭迭的人群盖住了事发现场,所以我们没有看见那个人究竟是怎样,不久后救护车的警笛响起来,穿过了人群停到中心点。

「走吧。」冥玥走了两步捡起背包把东西放回去,然后催促。

「喔。」

我立即跟上她的脚步。

警笛声离了我们越来越远。

 

***

 

那个月亮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的第六感告诉我那场车祸绝对跟那个饰品有关系。因为太过刚好,反而让人起疑还有害怕。

我老姐走了好一段距离,直到离开市区之后脚步才缓了下来。也或许是她根本没有快过,只是因为我很紧张的关系才觉得她走很快。

「你有没有听过战场的月亮?」她偏过头,很随性的这样问我。

「红色的那个吗?」很多小说跟漫画都喜欢用,死很多人的那日月亮太阳之类的都会变成血红色。是说我还没看过,那天在保健室外面人是死的够多,可我没有注意到上面变成红色还是粉红色,失策!

冥玥点点头,「我们买的那个首饰的名字就叫做血月,听说是很久之前在战场上某兵将的东西,吸收了战场上的人血之后自己有了诅咒;凡是人类拥有它都会付出血的代价。」她抛抛手上的背包,语气一转又变得不同,「不过纯属无稽之谈,你也不用太相信。」

基本上,我相信了,一秒就信了。

妳们是从哪个杂志介绍看来这个怪东西的啊!

不知不觉间,我的手表时间走到了三点,看来应该是刚刚在市区乱晃时候晃太久了。

当我们经过回家必定会路过的公园时,那个公园又跟早上不太一样,完成度更高了些,一些平地草皮都已经整顿好,有两三小孩子拿着球在那里面追着跑,不时发出大大的笑声。

褚冥玥突然停下脚步了。

莫名其妙,不过我也只好跟着她停下来。

「漾漾,我现在问你,你要老实回答。」将背包甩到身后,我老姐转过身用一种不知道为什么很严肃的表情看我。

她要问啥?

「好。」反正我说不好一定会被K,回答只有一个。

冥玥看了我大半晌,才慢慢开口,「你那天新生训练有去过学校,可是回来之后什么也没有说,你对学校有什么感觉?」

一个很突兀的问题就这样问出来。

我对学校有什么感觉?

多待一秒就会我命休矣的感觉。

「老妈也很紧张喔。」她瞇起漂亮的眼睛看我,「因为你每次新生入学都会出事,她一直在想你那天到底有没有怎样,一直说如果回来你不习惯要帮你换学校之类的,虽然我那天跟你说过最好不要想要休学,不过最后的决定还是在你手上。」

她顿了一下,「你呢,怎么说?」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她好像是在对我确认什么。

可是我说不上来那种感觉。如果说之前是类似玩笑的威胁话,今天说的就很像是等我确定某件事情。学长代表学校的确认、喵喵等于班上与同学的确认,现在老姐这样说,好像是属于家中的确认。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一切很像在暗处被排好进行,发生的那么顺利,可是他们又不可能先前有所联系的,什么都太过刚好了。刚好的、好像有一条我看不见的轨道等着我走上去。

「我……不是很习惯那个地方,不过我很想试看看……看看我可以在那边做到怎样的地步。」如果说出来肯定不会有人相信的学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在那个地方跟在我以往的地方是完全不同的。

或许我……真的可以学上很多东西。

「你确定你不后悔吗?」

然后,我用力的点头,在见过学长与喵喵之后,我觉得我到底还是得下定决心,不然就无法跟他们两人交代。

不过我想大概上学之后哪天又被啥怪东西追我会马上后悔。

「漾漾,我一直有一些话想告诉你。」冥玥拍拍我的肩,勾出一抹温和的几乎让我以为她不是我姐她是外星人乔装的温柔微笑,「有一些地方不是只有去了就行,在自己无法肯定自己的时候,你身边的所有也不会肯定你。」

「咦?」

我有点吃惊,因为我老姐很少会跟我说这些事情。

「只要你肯定自己,世界才会肯定你。」她腾出手在我肩膀上拍一拍,「新入学就当做一个新的开始,一切会更好的,多给自己一点信心,不管在什么学校都是一样。」

或许,她只是想鼓励我。

我还一直以为我老姐只是冷眼看着我进学校里闹笑话哩,没想到她也很在意我的事情嘛。

「干麻笑得那么恶心。」冥玥皱起眉,瞪了我一眼。

「哈哈,没事啦。」

或许,我进新学校真的会发生好事情。

「对了,老姐,下次我们去拜访舅舅他们家吧?」我突然很好奇我以前很缠的人现在长怎样了。是不是也差不多跟我们一样高中还是大学了?不知道他现在还认不认识我们?

冥玥瞄了我一眼,啪的一声往我后脑一巴然后才抬起脚步继续往回家的路走。午后的影子逐渐给拉长,公园的小孩们仍然追着球笑着跑着。

「啰唆。」

然后,我的新生生涯即将开始了。

 

【第二章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09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