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特殊传说★Atlantis学园★

新生训练的第一天,漾漾就受到了超震撼教育!但也开启了他全新的人生……

 
 
 

日志

 
 

特殊传说第一章【入学!不存在的学园!】第八话.初遇之鬼  

2008-05-14 12:17:35|  分类: 文章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话  初遇之鬼

 

地点:Taiwan  时间:下午六点整

 

很多疑问在我的心中闪过,不过现在我最想问的是另外一件事情,「那么那个鬼什么王干麻追我?」我记得最近发生最惊天动地的事情只有追教室那个跟死人排,可是并没有在学校碰到这种东西。

等等,不会是我在无意识中又得罪了谁谁谁之类的吧?

「……被你的衰运吸引过来的。」连思考都没有,学长非常直接的给了我这个答案。

……

「对不起,我知道我很衰。」现在更衰,连鬼都追着我跑。

学长看了我一下,「放心,你不是第一个被追的了。」他这样说着,让我听完之后突然有种原来有别人也被追过、听见同伴真好的感觉,「你的气因为学校改变,会慢慢将你个人的能力引发出来,所以像这种东西以后可能会变多不会变少。」

「欸?」只会变多不会变少?

妈啊!

为什么我要遇到这些事情?我只想当个平凡人好好把衰人的一生过完啊,为什么还要开始被鬼追?

这一切诡异的事情好像都是从入学开始。我的人生突然朝着扭曲的方向破表直飙,而且没有喊停的机会。不知道为什么,我隐隐约约觉得好像有只看不见的手,拖着我一直走,虽然我不愿意,但是他仍然我行我素得很。

其实,我真的只想当一个平凡人。

「你真的以为你可以当平凡人吗?」学长看着我,红色的眼睛突然有点锐利了起来,「学校并不是出错才会刚好被你选到,而是有特殊能力的人才会选到我们的学校,就算你今日不是在我们学校就读,那个能力也会随着你长大而越渐增加,被鬼追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学长好像有点动气了,虽然他一天到晚看起来的感觉都不太高兴,可是现在看起来好像非常不爽的样子。

我知道他听得见我在想什么。

四周稍稍安静了下来,感觉有一种很沉默的尴尬,我一句话也接不上去,不知道应该怎么打破沉默。

几乎没有朋友的我向来没有应付过这种场面。

学长沉默了半晌,才慢慢的说出一句话,「你、总有一天会知道这个意义。为了让你能走到那个地步,学校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准备,只等你踏入那一脚,你自己决定要怎样吧。」

我看着学长,思绪有点飘远。

就如同学长所说,要是万一不幸我真的有什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能力(搞不好那个能力叫千年衰运之类的),过了很久很久之后鬼仍然会追我。我想起了今天,这只鬼光明正大的入侵到我家,不但差点连我老妈都牵扯进来,而且还因此害不相干的同学受伤。

我不太愿意,不想因为这样把家人朋友牵连进来。

要倒霉的话我一个人倒霉就可以了,反正我已经很习惯了。

可是,如果以后变成很多鬼冲进来的话,我又要怎么办?

我看着学长,有一种决心慢慢在心中成形。他们曾说过, Atlantis是异能开发学习学院。

是我现在入学要就读的学校。

 

***

 

「嘘。」

正在我想了很久想讲话的时候,学长突然竖起了手指瞇起红眼,「又跟来了。」他的声音不大,可是也不小,刚好我们两个人都可以听见的音量。

我还不懂他说什么东西跟来。

「那个。」学长抬起手,随便指了一个地方。

我狐疑的看过去,呆掉。

死鱼眼分身来了,他带着很多同伴悄悄的来了。

「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刚刚的恶梦又回来了,灰白的人眼就贴在我眼前,我自己都知道我结巴的很厉害,呼吸变得急促,「鬼鬼鬼鬼鬼……」

一大群十来个灰白眼睛的人从公共厕所方向冒出来,有男有女,嘴巴都咧到耳根还不断冒血。

「鬼——!」厕所鬼!

「吵死了!」学长狠狠瞪了我一眼,只差没一脚踹上来,「才一群小手下就叫成这样,你最喜欢的米可蕥一次应付一大群也不吭一声。」

因为你们都不是人啊!

想起那个笑笑甜美的喵喵,我就含泪。还以为遇到正常不过的可爱女孩,可是她随身携带的『猫咪』也太大只了吧!

「你给我看好,遇到这种东西的清理方法。」脸色完全不变的学长微微倾了身,从口袋拿出一张白色的纸,大小像符、上面有一个红色的印子跟一个看不懂的外星字,「这是爆符,你以后如果有选修符术就会画到的基本入门咒。当然,是在你有入学选修的前提下。」

我看着那张被抛到我手上的纸,看见了那个圆圆印子好像一把火焰,中间点缀了像是金帛的东西有点发亮。

就某方面来讲,还好他的纸是白的不是黄的,不然应该会超像冥纸。

「褚,你要仔细看好。」学长刚说的时候我没意识到他是在叫我,过了几秒后才知道他叫了我的姓。也是,好像外国人蛮多都会直接称呼姓,「基本上,不管你用什么样子的东西,心意都是很重要。」

学长说出一句很像是把马子的至理名言。

「心意心意心意……」我看着那张疑似冥纸的符,上面亮亮的东西一直反光射的我眼睛好痛。

其实我不知道有什么心意。

真的讲的话,我现在最想的就是直逼我们来的那群恶鬼同伴快点消失。

可是说也奇怪,公园这个时间应该算是人很多了,因为附近下班下课的人潮很广,不但对这群恶鬼视若无睹,就连像学长这么多出色的人在这边站了好一阵子也没有国中、高中女生来搭讪,这种状况有点反常。

「爆火、随着我的思想成为退敌所用。」重新拿出一张符纸的学长将纸揉团握在手心上,如此简短的念了以上的话。

等等,漫画上那些要发动魔法的人不是要念得长长一串外加旁人听不懂梵文恶魔文之类的东西吗?为什么学长的这么简单明了?

「就说过心意最重要了听不懂吗!」学长二度提醒我那句至理名言。

四周被恶鬼团团包围。

不要说心意,现在连个屁我都放不出来了。

有个很臭的味道。他们该不会真的是从公厕的马桶爬出来吧?有点像鱼腥、可是又很像肉放着肉臭掉的鬼意味道,让我有点想吐。

就在第一个灰眼的女人张开手指往我们抓过来时,学长的动作比她要快上更多,挥动手、一个黑色的流光在我眼前画过黯淡的光芒,在夕阳完全落下的同时我看见的是一条线在学长的掌心画开。

那是一把枪,不是发出砰一声子弹飞出的那种,是中国古代的那种长枪、改良型的黑色宽面枪。黑色的枪身上面刻绘着许多奇怪的金红色花纹,亮起的公园路灯映下,整支枪居然微微发着光,像是有萤火虫在上面似的。

黑枪画出了一个圆之后枪尖顶着那灰白眼女鬼的额头,再多一吋就会贯穿。

「爆火、灭。」学长的声音很低,像是吟着咒语却又简单的只有几字。我在旁边看着,他的动作就好像某种祭祀,然后祭品是死鱼眼的鬼群。

就在声音落下的同时,那个女鬼突然发出用指甲刮玻璃似的尖锐哀嚎。那个声音很大,好像耳膜快被刮破,我受不了所以连忙捂住耳朵。

灰白眼女鬼震了两下,就当着我的面前突然整只爆开,已经紫黑青白的腐臭内脏喷的后面追来的鬼到处都是,闪得很快的学长已经往下一只冲去。

看见内脏飞出来的那一秒我差点吐出来,还好刚刚没吃什么东西,只有酸水的味道。我压住嘴巴才没有真的吐出来。

这个画面比看见国家地理频道还要惊悚。

我明白那个爆符的意思了。

不过如果是爆开鬼怪的话,为什么不干脆用大规模的炸弹一次全灭就好了?这样一只一只打多浪费时间啊?如果是炸弹的话,一定就会快很多。

就在我如此想的同时,大概已经快撂倒一半的学长猛然回过头,红色的眼睛跟我视线相对。

然后他往下看。

我也往下看。

有个吱吱吱的不明燃烧声音。

 

***

 

「哇啊啊———!」

我尖叫。

「你这白痴!」学长怒吼。

「炸弹炸弹炸弹!」我从椅子上跳起来,抱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篮球般大小黑色炸弹来回跑。

对,就是你脑中想象那个!卡通上还漫画上老是爱用的黑色圆形品牌,现在上面接着一条正在冒火快速燃烧的引线。

「会爆会爆会爆!」我团团转。突然,我想到现在应该做的是把炸弹抛出去把这些鬼爆的满天飞。接着,轰然一声就会全部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恶梦就此解决无影无踪,所以我立刻把炸弹丢出去。

叩咚一个很沉重的声音,然后黑色球炸弹飞出了完美的拋物线之后滚了好几圈、停下来。

四周突然有一秒的安静。

「我杀了你!」瞪着滚到脚边的黑色球炸弹,学长很镇定的抛来这样一句话。话中带着阴狠凶恶的杀气,那种一刀一刀凌迟处死的语中杀意。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因为你刚好站在恶鬼中心点。我抱着头狂叫、全身发毛,然后瞪着引线被烧到剩没有三公分还在继续狂燃。

我真的觉得学长会把他手上的黑枪往我脑袋捅。

就在炸弹引线烧到两公分时候,学长一枪射穿离他最近的恶鬼,然后摆脱那一大团往我这边来,什么也没说的就硬拖的我的手快速奔跑。

他一定是运动健将!

不但会高空冲浪,连跑步都快的跟鬼一样!

我被疑似一百公尺可以跑五秒的那种速度拖着跑,眨眼就到有一段路的大象溜滑梯旁边,「进去!」学长直接一脚把我踹进去溜滑梯里面挖空的大象肚子,然后自己也钻进来。

说真的,大象肚子蛮小的,因为是给小朋友玩的关系,所以两个人还要弯身蹲在里面。

就在我想好好喘一口气的时候,外面传出通天爆的巨大声音,像瓦斯气爆的巨响,轰隆的整个外面天空都在惊动。

那个声音一爆开我整个耳朵都痛,嗡嗡的听不见声音。

大象在震动,有种快要分尸倒塌的感觉,小空间不断有细微的沙土掉下来落在我们头上,外面一直传来连环爆裂的声音。旁边的学长迅速的脱下他的黑色袍子不知道用了什么东西固定了四个角封住了大象肚子的入口。我看见隐约有东西砸在衣服上面,听不见应该有的咚咚响声,然后闻到了火药的臭味跟刚刚那种腥臭的味道。

整个小空间都是黑色的,只有外面的路灯透过空间的细缝隐约有点光线进来。

不知道过了几秒,声音跟震动才停下来。

我有点昏眩,眼睛花花的,耳朵里面像养蜜蜂。

过了好半晌,学长才把衣服扯下来,没穿就挂在手上然后钻出去大象肚子。

确定晕眩过去之后,我也跟着学长爬出去,然后、傻住。

「不会吧……」我瞪大眼睛,刚刚我们喝饮料的地方已经被炸出一个大大的窟窿,被炸坏的公园饮水机跟公共厕所都在喷水,窟窿很快就给填成了小水池……只是小水池里面有不明的眼珠跟内脏在乱滚。看着这种状况,我第一秒想到的是:政府不会找我索赔吧?

学长转过头,「你这白痴你这白痴你这白痴!」他用力掐住我,摇晃!完全失去那种高贵优雅的气质。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差点翻白眼,乱叫!

我怎么知道爆符会变炸弹,我还以为它只会变枪嘛!呜呜,我现在也觉得我自己很白痴,炸掉四分之一座的公园。

大概几秒之后学长应该是掐够了,把我丢到旁边,「真是的,没想到会搞成这样子。」

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搞成这样。

就在很没种的我想询问我可不可以先走一步的同时,某种奇异的骚动声慢慢传来。一种,像是有什么在爬动的声音。

通常在各大动画电影当中如果听到这种异物攀爬的沙沙声,历史写下的血之教训就告诉我们千万不要回头看而是要一秒拔腿狂奔。不过很可悲的,就是人类这种生物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记取教训。因为我是人类,所以我回头了。

这次我连叫都叫不出来。

昏暗的天空底下,被打坏的公园灯摇摇晃晃的只剩下微弱的光芒,几个喳喳声响之后宣告阵亡,四周立即出现了昏暗而诡谲的色泽。

漂浮在水漥上的眼珠开始剧烈震动着,然后像是传染一般,四周的地面也像是起了地震一样开始微弱的上下摇动。

学长闭上了眼睛,然后睁开,一潭血红之中是深沉镇定,几乎让人察觉不出他现在心中的想法是什么,「来了。」他这样说。

我立即抬头,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好像四周的气温急速降低一般,「什么来了?」

红色的眼睛转而看我,「你的大爆炸将鬼王的直属手下、也就是这堆腐尸的头头引出来了。」他很镇定,镇定的和我现在的心情完全成反比。

我引了什么?

不知不觉,我猛然注意到自己的手跟脚都颤抖的厉害,根本制止不下来。

还来不及问出口,距离我们最近的水漥中心猛然穿出了一只雪白到几乎像是上了一层白蜡的手,啪的一声手掌用力拍下地面,将原本漂浮在上面的眼珠拍的稀烂。

我有一种恶心想吐的感觉。

那只手撑着地面,随着手掌定位撑起,我看见水漥中浮现了灰白色细长的发丝,然后是一样苍白到反青的头皮,一双眼睛从水中出现,灰黄浓浊的颜色牢牢盯着我看。我像是被蛇盯住的青蛙一样一动也不敢动,全身都在冒冷汗。

我害怕,生平第一次我有一种几乎绝望的冰冷惧怕。

「比申恶鬼王所属的七大邪鬼贵族,濑琳。」随着学长的声音在我耳边飘移,水漥中站起了一个女人的形体,灰白的长发全部沾黏在身上,她没穿衣服,但是苍白的身上全部都是灰白色的诡异鳞片,一双眼睛中有两个瞳孔,就跟稍早我碰上的那个鬼一样。

我秉住呼吸,往后退了一步。

那个女鬼很高,非常高,估计至少有两百公分左右,连学长都矮了一大截。

然后她缓缓的张开口,我看见那双诡异的眼睛之下猛然出现了巨大的裂口,裂口里面是尖锐绿黄的牙,其中还有几根沾染了红色。

我觉得我应该知道那些红色是什么东西。

 

***

 

「『是哪一个人……』」

冰冷的声音慢慢的响起,我有种全身都起鸡皮疙瘩的感觉。她的声音很像是拿砂纸去刮玻璃,整个人听了就拼命发毛。

猛地我的肩膀被一把抓住然后往后扯,和我不同,几乎一点惧畏神色也没有的学长站在我身前挡住了女鬼的视线,「深水贵族濑琳,妳是鬼王的七大手下,这里是妳不应该来的地方,破戒来此,妳该做好受死的准备。」

四只瞳孔在听了那几句话之后立即聚集在学长身上。

然后,她笑了,一种低沉到不能再低沉的诡异声音震得四周地面都动摇,「『在吾王之下,没有我到不了的地方。无知小辈,正好拿你来血祭我那些被你们所杀的可爱儿女。』」

被我们杀的?

说真的,我只能想到一种东西,就是刚刚狂攻击的腐尸。没想到这些东西叫做可爱……不过这个贵族是这长相,我也只能相信在她眼中那些腐尸真的是可爱了。

学长将我往后推开了几步,空隙之间我看到他的另外一手重新出现黑枪,「她跟刚刚那些东西的程度不同,你马上躲回刚刚的地方。」他将手上的黑色大衣抛给我,「快去!」

我连点头时间都没有,就在拔腿的同一秒,某种碰撞的剧烈声响从我身边传来。下意识的回过头一看,那个女鬼脸几乎就贴在我身边,四只瞳孔像是发狂的滚动。之所以没整个扑过来是因为她的身体被学长的枪身横挡,两个人瞬间就坚持不下。

「还不快去!」

几乎是连滚带爬,我冲回刚刚的大象肚子里面。

「『你们把他藏起来了!』」在我冲进去的那瞬间,女鬼发出锐利的嘶吼声,像是极度愤怒的野兽发出的可怕咆啸,整个小空间里面轰隆隆的回荡,我的耳朵整个都痛起来,几乎难以忍耐的我伸出手紧紧压住耳朵,可是那个声音还是窜进我的听觉。

一道闪光画过我的眼前。

有着可怕蛮力的濑琳猛然推开横在腹部的枪身,带着鳞片的十指指尖立即钻出十来公分长的灰色利甲,冲着还未避开的学长就是极凶的一挥,当场就在学长的手背上刮出又深又长的血痕。

赤色的血珠慢慢滴落。

完全不为所动的学长看也不看伤口,就这样看着眼前舔去甲上血珠的女鬼,然后冰冷的开口,「深水贵族濑琳,妳真的不想活了。」

就在还来不及眨眼的瞬间,我看见学长轻巧的一回身,快到连那个女鬼也来不及做出更多反应。

叩咚一声,一颗头颅掉落在我面前。

我想尖叫,我真的想尖叫。

那颗脑袋上面一双眼睛四个瞳孔全都转向我这边。

「别碰!她还没死!」一脚将头颅踢进去水漥的学长用黑枪一抵,还站立着的巨大身躯也跟着往后倒入水漥中,「鬼王的手下都很难杀死,总之先将她强制封印然后送回原处再做打算。」

将黑枪收起,学长抽出另外一种红色的符纸。

四周的气温好像稍微回升的一些,「『异界返回。』」红符发出点点的亮光,同时间地面上也出现红色的奇异图腾阵,「『不该于此界之物,凭由烈刃强制反送。』」就在学长念完的同时,那个水漥重新起了波动,在上方的头颅和躯体像是被吸进去流沙一样缓缓下沉,终至消失。

呃,这个情况应该算是危机解除了吧?

我偷偷伸出一只脚,没有被制止,接着整个人才慢慢的从里面爬出来。

学长的战斗是华丽且迅速,好像在一瞬间就完成所有动作一样。跟我比起来……啧啧,满目疮痍一看就知道程度差多少了。

无视于我的动作,学长从口袋拿出手机拨了一组号码,「提尔,我这出事了……嗯,你查所在地派组人过来处理。对,有鬼王手下的反应,是七大贵族的濑琳,麻烦一起往上呈报。」我似乎听见很耳熟的名字,一下子想不起来是谁。

学长挂掉电话之后,我立刻跳开,很怕现在杀红眼的他会延续刚刚的报复继续掐爆我。

「走了。」意外的,他只是很平静的对我说了两个字。

「啊?」通常越平静的人发起飙来越恐怖。

「不然你想留在这边被观赏吗!」这次,学长的话里面加了咬牙切齿。

「当然不想。」被他这样一提醒,我才注意到因为爆炸还有地震的关系,附近已经骚动起来,公园外面聚集了很大一群黑色摇晃的人影,大概不用几秒就会通通包围进来了。

「那就快走。」显然很有经验的学长迈开脚步就往另外一边还没聚集人的方向走去,我连忙跟上他有点快的脚步。

就在我们一前一后踏出公园的范围同时,警笛声也响起,很快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十来辆的警车将公园包围住、拉出黄布条,然后消防车跟救护车也跟在后面将人群隔开。

我有点讶异,这次警方出动的居然超快。

平常有这样吗?

 

***

 

一路上,学长一句话都没说闷着头就是直直走。

我知道他很生气。绝对是,一般人应该会直接气到把我掐死吧我想,他算是很手下留情了。

我想道歉,可是又很怕,而且我还很担心他的手背伤,虽然说没有继续滴血,不过还是应该先处理一下比较好吧?

「这是什么?」前面忽然停下脚步,我也连忙剎住车才没从他背后撞下去,惊吓之后是疑惑,我随着学长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不远处有个小摊位上面挂了红豆饼的牌子,以前都三个十元的,现在好像物料都涨价了,已经变成三个二十元。

「是红豆饼啊,里面有包红豆的东西,也有包绿豆、芋头萝卜丝高丽菜有的没有的,这家的蛮好吃的。」刚好这是我以前上下课必走的路,以前下课都肚子饿,我老妈都会给我零钱来这边买几个回去当点心,所以我跟老板很熟,「学长你要吃看看吗?」

我觉得奇怪,学长没吃过红豆饼吗?看他的表情好像完全不知道什么是红豆饼,就盯着车台直直的看了好一下子才转开视线。就算是外国,现在这种东西应该到处都可以看见吧?台湾的小吃闻名天下啊,唐人街华人街应该都不少了才对。

学长看着我,然后摇摇头,银色的发画出好几个波浪,「我等等还有工作,不吃东西。」

「工作?」疑问,学长在打零工?可是为什么打工不能吃东西?

「Atlantis是允许学生接受委托工作,等级从最低阶的白袍、中阶的紫袍到最高阶的黑袍三种,像你现在连白色都不到,离独立接任务还很远。」学长把视线收回来看了我一下,这样说,「工作范围当然是处理有关人类处理不来的问题。」

我知道了,就是像漫画上那种类似除魔师的东西。

「不是除魔师。」学长不用一秒就推翻我的想法,「像我等等要去做的事情就是猫妖委托的树灵任务,范围广到你想不到。」他勾起唇角,冷冷的笑。

现在就已经很想不到了,所以我不会去揣测范围到底有多广。

「你刚刚那个恶鬼追虽然不是正式任务,可是鬼王的手下本来就是很麻烦的问题,所以我想学校方面应该会派给你奖金才对。」学长又拿出手机,用内附的笔在机上触碰式屏幕上写了些东西然后传出去,「如果你再遇到的话,瞳狼会帮你忙、就是刚刚吃掉鬼的小孩,你只要叫他吃掉就可以了。」

那个鬼娃?

我抖了下,有点怕。

「那就这样了,我还很忙,再见。」收起手机之后,学长对我挥挥手。

我猛地回神,才发现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家门口了,「学长!」看着离开的背景,我卯起勇气喊他。

学长回过头,满脸写着你还有什么事之类的字。

「今天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还有、开学后见!」虽然还有犹豫不决,但是我想,我已经稍微可以接受到Atlantis上学的事情了。和家人商量转学的事情,再等等吧,看过一段时间之后会如何再说。

而且,我想学会保护自己不再牵连他人。

惯性的冷冷勾起唇,学长哼笑了声,「笨蛋。」

下一秒,他的身影被风吹散,好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有种好像心中放下什么的轻松感,我哼着歌往家里走。

打开门,我老妈就站在玄关处看我。

「漾漾,盐呢?」

……

我惨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