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特殊传说★Atlantis学园★

新生训练的第一天,漾漾就受到了超震撼教育!但也开启了他全新的人生……

 
 
 

日志

 
 

特殊传说第一章【入学!不存在的学园!】第七话.灰眼的客人  

2008-05-14 12:16:06|  分类: 文章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话  灰眼的客人

 

地点:Taiwan  时间:下午五点三十分

 

有个故事叫做艾丽斯梦游仙境。

故事的大致就是说有个叫做艾丽斯的女孩子被一只死兔子引起该死的好奇心然后跑到异世界里面闹出一大堆事情,后来才发现其实只是一场发蠢的梦。

我现在也有种我做了一个诡异到极点的蠢梦那种感觉。

现在是黄昏。经历过一整天像是做梦一样的惊吓之后,我现在正站在家门口。一堆鸟从高空飞过去,我听见疑似乌鸦的啊啊啊叫声。

其实我不是很明白我是怎样回到家门口的,因为我记得上一秒学长叫我闭上眼睛,然后听见几秒呼呼的风声之后再睁开已经站在门口了。

学长没有跟过来,就只有我一个人。如果不是我手上有选课的公文夹,我真的会以为我撞鬼、而且撞得有够离谱的那种鬼。等等,该不会其实选课数据也是假的,然后我隔天打开里面就会塞的满满都是冥纸这种标准鬼故事的后续吧?

「你站在门口干麻?」正在努力思考可能性时,我身后突然冒出声音,我立刻转过头,见到我姐站在我后面用一种看见路障的表情看我,「要就快进去、不要站在这里挡路。」她的手上提着装着泳装的包包,头发是盘起来的,看那个样子今天大概跟谁约好了去玩水。

好羡幕。

我今天是去被一所诡异的学校玩,而且说出去百分之百没有人会相信的那种玩法。

就在我慢慢回忆今日悲惨之旅同时,一个小礼盒摆在我面前,「拿去。」冥玥的手上出现了一个蛋糕礼盒,也是报章杂志介绍过很有名气的一家甜点屋,上次在电视上有专题介绍,我还跟我老妈说有空我们可以去试吃看看,「老妈晚上有事情会晚一点买东西回来当晚餐,你先吃这个。」然后她绕过我自己走回家里,拿了锁开门、进去,整个流程就是顺利到不行。

看着我老姐的背影,我又低头看了看蛋糕盒,白色的,上面有银色的线条卷曲着、像是学长的头发。

我到家了,我突然惊觉这件事实。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我快步的跟了上去,然后进屋关上门,屋里的摆饰跟白天出门时候一样完全没有改变、还是那个我看了十多年的房子,可是现在的我却有一种眼眶热热的感觉。

「你干麻一付表情很累的样子?」先进屋的我姐回头看了我一眼,用一种很疑惑的表情看我,然后把包包抛在沙发里面走向厨房冲茶,「你们今天新生训练不会是跑操场吧?」她无心的一句话狠狠刺伤我幼小的心灵。

好、痛、啊。

我还宁愿跑操场。可是如果说是在空地上冲浪追教室一定没人会相信的,然后我除了衰星之外应该还会多加一个绰号叫做妄想。

可是,我突然觉得今天的时间不知道怎么的过的很快,跑跑追追,一瞬间就过去了。

我的时间什么时候过的如此之快?

就连在学校中,每日每日也都是无聊蹉磨,看着事物在我眼前转动,时间就像停止不走一样,就这样熬过一天一天。

「学校好吗?」冥玥从厨房走出来,手上是两杯蜂蜜柠檬茶,她放了一杯在我前面给我配蛋糕,然后自己舒舒服服的抱着杯子坐进沙发里面,「老妈今天还一直念说很怕一开学就听到你又重伤的事情,整天不是守在电话旁边就是等手机,原本还说要跟你去学校看看校园状况什么的。」

我看了看冥玥,拆了蛋糕盒。

我的确是差点就重伤了,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学长在旁边的原因,今天倒是创下有时以来最惊下却完全没有受到一点伤的新纪录。呃,咬到嘴巴的那个例外。我自己也觉得很惊讶,我居然没有什么重大伤害平安回家。

盒子里面装的是布丁蛋糕,甘甜的枫糖香弥漫了整个嗅觉,我才发现今天吓了一整天什么也没吃到、就只在辅长那边喝了饮料而已,现在饿的要命。

「漾漾,你……应该没有想休学吧?」

「噗!」正吞下第一口的我听见我老姐这样说,差点没被噎死。

抬头,她已经放下杯子,用一种很锐利的眼神看着我,就像蛇盯着青蛙的那种表情。

我错了,就算不是在学校,家里也还有一个鬼,我被惊吓之后完全忘记有这档事情,「我、我才没有!」连忙摇头。其实我有,可是我不敢跟我姐说。

「你最好不会有,学费少是少,不过还是要钱,你最好别做浪费钱的事情。」冥玥瞇起眼睛盯着我,冷哼了哼。

有那一秒,我把我姐跟学长的影像重迭。其实妳根本是学长化身的吧!

她只给了我很像警告的几句话之后又转回去,什么也不说了。

我匆匆把东西吃完之后洗了澡,几乎是用逃的逃回自己的房间。就跟早上出门一样,里面一点变动也没有。

颓然倒在床上,今天整日荒唐事情造成的疲劳突然全部涌上身,有种被鬼压的沉重感马上降临,然后很困。

好累,真的好累。先睡一下,其它的事情等醒来之后再说吧。

 

***

 

时钟的秒针走了三步,整点发出沉重的声响。

在新生训练之后又过了两天,我的日常衰人生活竟然过的异常平静。本来想快快叫我老妈帮我办休学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姐讲过那句话之后我就完全不敢跟我老妈提这件事情,一个字也不敢。

因为我怕我姐掐死我。

翻着那天学校拿回来要给家长填的资料整理的一下收拾好塞进背包当中。然后,我注意到学生手册,据说是必看的厚重手册。

那天我回来之后就开始翻来看,然后越看越觉得我的理解力搞不好很差,里面太多东西不是正常人可以理解的,我想我有必要去寻找翻译。

「漾漾,去帮我买包盐。」正在厨房整理午餐的餐盘的老妈突然喊了我一声。

「没了吗?」我丢下正在看的学校手册很快的从楼上房间跑下来,看见老妈一边擦着手一边掏出一张五百元大钞给我,厨房传来香味,我老妈不知道又在煮什么了。

「晚餐可能不够啦,你去买个几包回来放,看你要不要吃冰还是饮料什么的,记得顺便帮你姐买一份。」交代了一下之后,老妈又钻进厨房开始准备她的东西。

我妈很喜欢厨房,更喜欢煮东西,不是我吹牛,她甚至比很多有名的大厨都厉害,只是她喜欢将兴趣当兴趣,不想拿兴趣来劳累自己所以没去应征大厨干掉别人。

「啊,对了漾漾。」本来拿了一包面粉不知道要干麻的老妈突然喊住走到玄关的我,「你前几天脏衣服里面有一只手机没拿起来,是谁的啊?」她的手上挂着学长的那只免充电鬼手机晃来晃去,上面的电格居然还没什么少。

三步并两步的冲过去,我连忙把手机拿回来,「没有啦,学校学长的,前几天他借我打电话时候忘记还他。」我翻看一下,还好这两天都没有人打电话进来,不过真的有电话的话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接就是了。

老妈的脸很疑惑,「谁那么粗线条忘记把手机拿回去。」不过她好像没有追问的意思,把手机还我之后就回厨房继续她的大工程了。

「哈哈哈……」我干笑,那个人一点都不粗线条,粗线条的是妳儿子我,「对了,姐勒?」今天一整天都没有看到那个女魔王。

「听说跟同学去看电影了。」厨房里抛来这么一句话。

「喔。」真好,这几天下来我都在用功学校的那本手册,可是我越看越害怕。

早上撞车算是还好中的还好了,接下来的内容才叫人毛骨悚然。例如大川堂上面有个食人壁画,新生千万不能好奇去摸它之类的,要不然可能会有血光之灾。其实我觉得那应该不是血光之灾而是性命危机。我不太想读书了……我不太想用命去读书了……

好恐怖。

猛然觉得这个世界非常可爱,这不知道是这两天第几次一模一样的想法了。是不是真的应该找时间看看能不能说服我老姐跟我妈?我觉得我可能没有那个勇气继续踏入那间奇怪的学校一步,更别说是要读书。

我真的不敢。

找个时间,跟她们说说吧……就今晚好了,趁我姐出门看电影心情比较好时候,今晚跟她们好好的谈谈换学校的事情。

就在主意打定穿上布鞋之后,我一下子拉开门,然后愣了一下。

门外站了一个人,不是我姐,但是也不是我认识的人。一个穿白衣服的人,利落简短的黑发,然后让我毛骨悚然的是他笔直而长的浏海下面居然是一双灰白的眸子,冷的像冰块一样恐怖;就连他身上穿的全白衣裤看起来都有点像是人往生之后在穿的东西那种感觉。粗布麻衣,只差没有穿上挂子。那个人连笑都不笑,给人的感觉就是像没生命的娃娃一样。

我起鸡皮疙瘩了,于是我下一个动作,是猛然砰的声甩上门。

这年头的怪人特别多!

 

***

 

「你就是褚冥漾吗。」

像是冷冻库里面拿出来的声音就在我脑后飘来,冻得我头皮发麻。有一种好像瞬间脑门给人重敲一记的感觉,「哇啊啊———!」他什么时候跟进来的?

我跳开好几步差点撞到大门然后连忙转身、瞪大眼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后面的鬼魂(暂时先这样称呼),他站在玄关处用他冰冰的死鱼眼看我,我被看到全身发毛。

这个人比学长更像鬼!不,他应该是真正的鬼。

「漾漾,你在外面叫什么?」我老妈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对了!老妈还在家!

我怕她被吓坏了(因为毕竟不是人人都像我一样很有经验),所以连考虑也不考虑,一秒拉开门就往外冲,果不其然的那个鬼魂也跟着我跑出来。

「呀啊———!」又撞鬼了又撞鬼了妈的为什么我倒霉就算了还每次都会撞到鬼,这是什么该死的衰运啊!我努力的跑死命的跑不要命的往前跑,可是那个白衣鬼像是没感觉一样居然很轻松的跟在我旁边跑,最重点是他的表情居然一点都没变!不然你是被快干黏住脸了连抽筋都不会是不是!

可恶,我想呼它一巴掌。

就在我用生平最快速度跑了五分钟之后,转了弯到了大排水沟桥上,迎面走来的是那个考上工科的幸运同学。为什么人总在最倒霉的时候上天偏偏还要给一记重槌?尤其是我,几乎每次都被雪上加霜,好像祂认为我还不够倒霉似的。

「冥漾!」他看见我朝着他跑过去,很高兴的举高手对我挥。

很抱歉同学,我不是找你啊!

就在我打算一直线往他身边冲过,幸运同学突然一把抓住我,「跑过头了,你是不是又被狗还是什么东西追?要不要帮你赶?」他很好心的问被拦截下来喘吁吁的我,然后四周看了一下在地上捡了根棍子。

说真的,幸运同学大概是我有生以来最好的一个朋友,只是可惜他常常搞不清楚状况就是。

「我、我被人追!」我瞪大眼,那个鬼魂居然在同学旁边停下来。

「人?」

「在你旁边!」我大叫出声,指着我同学右侧。

「我旁边?」同学顺着我的手转头,一脸极度疑惑,然后又慢慢的转头回来看我,「冥漾,你是不是看错了?我……旁边没人啊?」百分之百不能理解的语气。

「欸?」明明就在你旁边。

就在我想起追着我跑的那个东西既然是鬼魂的话,我同学自然也会看不见的同时,那只诡异的幽灵已经对我伸出手。

我听见幸运同学的声音好远好远,像是隔了一层膜。那张面孔已经贴在我的眼前,我看见黑发下的灰白色眸子死沉沉的对上我的眼睛,他的瞳孔就在我的眼前不断放大。然后,我看见……他一只眼睛有两个瞳孔!

妈啊他真的是鬼啊!

「冥漾?」同学的声音又飘来,相隔十万八千里的远。

别叫!因为我听不太到!我想这样对同学吼,可是完全发不出声音来。

按照所有的漫画小说电视电影等等惯例,这是十足十恶灵缠身的凶案现场,我连动都不能动,只能狂爆冷汗看着四只瞳孔到底想干麻。

「找到了。」贴在我脸前的嘴巴张张阖阖,吐的都是冰冷的空气,而且……

臭死了!该死的死鬼是多久没刷牙!

『找到你了……妖师的后代……』

 

***

 

我听见远远的同学发出大叫声,然后眼前的鬼瞳孔突然被拉开一段距离。

我看见我同学伸出手好像想要拉我,他用力探出护栏伸长了手指,勉强构上了我的衣领,「伸出手、快点!」他的声音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来,可是却又很近,然后他伸出另外一只手要扯住我的衣服。

不知道是不是恶鬼的影响,我几乎全身都脱力,连手指都抬不起来。

「快点……把你的手伸给我。」几乎半个身体都超过护栏,我同学咬牙非常吃力的发出声音,他的脸整个都涨红。我可以听见他的衣服磨擦护栏的沙沙声,听见了他用力关节发出的喀喀声响。

我是个衰鬼,就连我身边的人也随着陪我倒霉。一股风从下方往上飞,我睁大眼睛,完全无力的看着随着风,我同学的手上突然迸裂许多血痕,像是一下子被很多刀片划伤一样。

「冥……」因为吃痛松开了手,立即就察觉不对,他马上又伸直手掌想构住我。

不过却拉不到,我们之间的距离很快的不断延长。

更快,我明白我正在下坠。

那只该死的四眼瞳孔鬼推了我一把又打伤我同学,我感觉到一种冰冷的触感,就像被冰块砸到一般,然后我在桥上往后倒栽下去,看见鬼跟同学的影子逐渐缩小。视线整个移开,我看见了今日天气很好的天空,然后天空倒转过来,接着在我眼中消失。

我记得排水沟的水被污染的很严重、而且都是臭水。不知道这次被送进医院会不会先被泼上几桶消毒水?很有经验的,我用力闭上眼睛等待摔进臭水之后的臭气还有在水里被冲走之后的受伤传来的必定剧痛。

每次都是这样倒霉……

我究竟在这里做什么?为什么每次都会变成这样?

就在臭水恶臭的压力在我头顶传来时候,四周的风和声音好像安静下来。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传说中的跑马灯时刻又将闪亮亮的降临。然后我睁开眼睛,准备和不知道翘掉几年老是喜欢在云端对我招手的阿嬷再一次的做一对一打招呼。

风过,不同于水沟的恶臭,是个清凉的风。

然后一双紫金色的眼映入我的眼中。

那是个小孩,白白嫩嫩的奶娃,大概是国小生那一带的年纪。黑色的削短发随着风有点小飘,非常古典的五官精致的镶在白白的小脸上,脸下穿的却是一袭中国的古代袍子,上面是文生长接袖下面的裙啊裤衣服什么却有点像武生。

别问我为什么懂这些,因为我老妈很喜欢歌仔戏所以我有稍微翻过相关的数据,否则有时候跟我老妈会沟通不了。

那个小孩站在风中,而我用诡谲的倒栽葱样子挂在空中奇异的就这样停止了往下掉,他的脸正好和我倒栽葱的脸面对面,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四周的景色突然变成灰白色,所有的东西颜色都被洗去了,就连桥跟同学也都褪色了,然后静默不动。说真的,漫画上看没有感觉,现场看见真人褪色还真是恶心到家了。

我的世界真的整个变成黑白了。依照广告词来讲,现在我应该去检查我的肝有没有问题了。

『吾家下了结界,请放心不会再影响他人。』娃儿奶声奶气的说话了,可是说出来的话给人的感觉却是老气横秋、阿公那辈的标准代表,『请快点起来做迎敌准备。』他两手贴在身边,长长的袖管一直垂到他的膝盖,真的好像是歌仔戏的女主角那种加长型。

我还真怀疑这小娃儿要用手时候怎么办。

等等!他刚刚说什么?

『敌人已经到了,请准备迎敌。』

迎敌?

我抬起头,看见唯一没有褪色的恶灵往下跳来、直直的冲向我,「我拿什么鬼迎敌!」布鞋吗?全身上下唯一有杀伤力的东西只有我脚下踩着的布鞋,因为他可以脱起来丢。是之前在鞋店买的零码鞋,三九九一双,丢了我也会心痛的。

咚的一声,恶灵像是落到我们所站的半空中,我感觉到脚下看不见的空气震动了一下,差点摔倒。

『这是鬼王的手下,请判断迎敌。』娃儿浮在半空中,紫金色的眼睛看着我,他的脸完全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天真无邪,整个就是绷紧的,少年老成的小鬼一个,『吾家已经布下了结界,所以不会影响到附近的人事物,请放心。』

那你干麻不跟他隔离在一起就好了!

我在心中尖叫。

还有,鬼王是什么东西啦!

直接字面翻译,我直觉他是我完全无法接受的某种活体……不、搞不好这玩意连活体都沾不上边。不给任何思考的空间,不远的恶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们面前,用他四只瞳孔阴侧侧的看着我们,他的嘴巴勾起了大大的笑容;真的很大,因为他的嘴角一直裂开到耳根,泊泊黑色的血从他裂嘴流出来,整个空间里面都是恶臭、比水沟水还要臭。

娃儿举起了一只手,我看见我身上的那只手机就浮在他的袖子前面,叮叮的声音传来,手机居然开始自动拨号起来!

『褚冥漾没有反击能力,拨号给黑袍中。』我已经没有心情去看娃儿到底拨去哪边找人聊天了,因为那只恶鬼咧开的嘴露出森白的牙齿,手脚着地边发出了呼呼诡异的抽气声看着我。

他不是人的形体、是野兽的动作。

「你你你你你你……快走开!」我抖着声音挥舞着手,现在突然觉得被野狗咬到还算是比较好了,我怎样都不想被裂嘴男咬。

我根本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还以为从学校回来之后就可以过得一小段太平安稳的日子。

可是……现在这只明显不是人类的鬼东西又是什么啊?

「呼……呼呼……」蹲在地上的人兽恶灵(先这样称呼)发出了疑似半夜响起的变态电话里面传来的那种呻吟声。

他的四只瞳孔都盯着我看。

我好怕。

娃儿突然转过身,明显的是已经讲完手机,紫金色的眼睛好像有点怪异,『吞鬼准备,三、二、一。』我根本来不及知道那只鬼娃娃想要干什么。

就在那半秒的瞬间,我看到不该看的事情。

「妈啊————!」

那只紫金色眼睛的鬼娃娃突然张大嘴巴:张、大、嘴、巴,整张嘴大得比桥宽还要大。

我吓傻了,我相信那只人兽恶鬼也吓傻了。

『吞食。』随着一声落,我眼睁睁看着恶灵被鬼娃吃掉。

一切发生的都是这么自然。

「啊啊啊——!」我不玩了啦!

其实今天是整人节目大作战对吧,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他其实只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喀了药的幻觉。他是假的……拜托,他一定要是假的。

我精神有点开始崩裂了。

鬼娃将恶灵吞掉之后舔了舌头,嘴巴变回正常尺寸,『敌人歼灭,撤销结界。』

撤销?

等等,下面是臭水沟啊!

就在鬼娃像是气泡一样从我面前波的消失的那一瞬间,我不用到半秒立刻做好会摔到臭水沟的准备。不过意外的是我竟然没有噗通一声然后失去知觉被送到医院,然后醒来又是充满消毒水的房间。

我摔在地上,远远的地方传来幸运同学的叫声,接续刚刚没有停止,越来越远、最后就消失了。睁开眼,四周是软绵绵的青草地,这是离架桥有些距离的上游处,比较没那么臭,而且堤防上下全都是种草。

风吹来,带着青草的气息。

「好玩吗?」顺着声音我转过头跟着看了过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达的学长已经站在那边等着我了。

 

***

 

夕阳在落下,整个四周都被染得红通通一片。

我坐在公园的椅子上,虽然现在已经安全很多,可是刚刚被鬼追又被推下桥的经历让我的手还是在抖。好心的同学不知道怎样了,闹成那样子他搞不好已经跑去报警什么的,毕竟一个人莫名其妙摔下桥然后他又被风割伤,怎么想都很像明天新闻头条会出现的超级大版面。

我有点头昏。

那只手机不知道怎么的又回到我身上。

学长领着我从河边走到这里,这是离我家有段路、但是算得上是最近的公园里面。这边人烟少,又是下班时间,里面只有偶尔跑过去抄近路回家的学生两三只。

「拿去。」冰冰凉凉的饮料罐突然贴在我脸边,我连忙接过来,抬头一看是晃到饮料机边投币的学长拿着两瓶气泡饮料又走回来,「你那个朋友……应该是吧,就是在桥上那个人我们已经做了紧急处理,他没有任何生命危险不会记得发生什么事情,所以你大可以放心。」

夕阳的光映在饮料的罐身上,折射出一种奇异的金属光泽。

是吗,原来他没事……那就好了。

「刚刚那个东西……」我在心底综合所有的疑问外加动漫画看来的东西之后,有个结论,「不会是什么见鬼的学生测验吧?」这个最有可能,不然那个鬼娃不可能这么刚好就出现在我附近还嚷着迎敌什么的。

这一切都是传说中的迎新是吧?

拜托,请跟我说没错这样我还比较放心。

「我才没那么无聊。」径自打开汽水喝了一口的学长抛了一句冷言过来,他的脸色好像有点不善,身上还是穿着当初我们在火车站见到时候那件黑色长衣,「刚刚瞳狼不是说过那个是鬼王的手下吗。」

是喔,那个鬼娃好像有说过那个恶灵是什么王的手下。我愣愣的回想一下刚刚被追那只恶鬼没人响应还说的很高兴的单方面话语,「什么是鬼王?」我只知道鬼王钟馗,可是我又不是小鬼,他叫他手下来收拾我干麻?

等等,难不成其实我已经快变成鬼了?所以被纳入他的管辖范围不自知吗?

「……就是最大只的鬼。」

……

我觉得我的理解力应该没有很好,因为学长给的答案我真的听不懂。

「真是的。」看着我一脸茫然,学长烦躁的站起身,把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喝完的饮料罐隔空抛入了回收垃圾桶发出响亮一声。夕阳映在他的银发上闪着亮亮的光点,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他的发好像被血染红,眩惑的让人觉得有些邪门,「不管是哪个世界都有灵,鬼、妖、魔、怪等等的东西。」

「啊啊,这个我知道。」漫画跟电影常常出来,像是◎◎◎大妖怪之类的。

「实际上你看过的那些东西拿来参考用也行,这类的东西会依照地区、灵能、气脉等等不同因素而各自聚集在一起,而其中被拱高的首领就是王或其它称呼。」学长并没有反驳我心中想的话,反而有点肯定,「鬼王,就是一群地区性死人拱出来的领头,你刚刚想的那个东西已经有点神格化,算是鬼神的一种,可是追击你的这个鬼王是不被承认的……换句话说就是你们一般人口中说的恶灵总首。」

我有点听昏了,不过也大概可以知道学长的意思。

「还有,鬼王有好几个,刚刚追你的那个是比申恶鬼王。」

没听过。

是某种品牌还是分类名吗?

  评论这张
 
阅读(1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